热门搜索:

这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这让聂仁龙有一种心神崩塌的绝望感觉

时间:2019-01-01 14:47 文章来源:互联网

聂东流看不透这一点,将大部分的精力都放在了他那些阴谋算计之上,所以此时面对楚休,聂东流几乎是没有任何还手的余地。
 
    当然他就算是潜心苦修其实也没太大的用处,因为聂东流本身的天赋便不算是那么的太惊艳,只不过他的实力若是强一些,起码还有挣扎的余地,不像现在这般,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了。
 
    不过这些都已经无所谓了,因为今天他聂东流,必死无疑!
 
    双臂被废,聂东流基本上已经彻底半残了,看着楚休快速袭来的身影,聂东流的眼中露出了一抹绝望之色来。
 
    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死在这种地方,应该说这次他败的都是有些莫名其妙的。
 
    本来一切都是算计好的,结果自己这边名莫名其妙的被埋伏,又莫名其妙的跳出来这个魔道的家伙,对自己露出杀意来。
 
    聂东流能够感觉出来,对方所露出的杀机绝对是那种要彻底将自己置于死地的那种,好似跟着自己有着深仇大恨一般。
 
    但问题的关键是聂东流并不记得自己跟眼前这人有过什么恩怨,对方为何要这么执着的杀自己?
 
    不过眼下已经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了,聂东流现在的脑海中便只有一个念头,逃!
 
    但双臂被废的聂东流,已经燃烧了精血的聂东流,他就算是逃又能逃到哪里去?
 
    眼看着那浑身魔焰滔天的人影已经接近,聂东流的眼中满是绝望。
 
    此时聂东流这边的情况其实在场的所有人都看到了,不过却没有人能够为他提供援手。
 
    之前是聚义庄联盟人多,但现在极北飘雪城加上祁连寨的人数可是要远超聚义庄联盟的。
 
    而且韩霸先被庞虎死死缠住,就算他想出手也没有机会。
 
    聂仁龙看到聂东流处于危机当中,他的气势已经彻底变得狂暴了起来,目眦欲裂,怒视着白寒天,寒声道:“让开!”
 
    他就只有聂东流这么一个儿子,在聂东流的身上,聂仁龙也是倾尽了无数的心血。
 
    可以说聂东流已经不光是他的儿子了,而是聂仁龙的未来的希望,传承聚义庄的希望。
 
    他现在废了这么大的力气来谋算,来打牢聚义庄的根基,这些都是为了谁?还不是为了聂东流。
 
    现在聂东流若是死了,他这一切又要留给谁?难不成还要留给其他聚义庄中的那些武者吗?聚义庄,只能姓聂!
 
    白寒天眯着眼睛看着聂仁龙,淡然道:“聂庄主,不着急,你我可还没有分出个胜负来呢,小辈之间的斗争,就先让他们自己去解决好了。”
 
    白寒天其实是乐于看到聂东流去死的,特别是在看到了白无忌败给了聂东流之后。
 
    江湖上的各大门派看的往往不止现在,拼的更是未来,是下一代人的胜负。
 
    这一代我不如你,但下一代我若是能够培养出一个出色的弟子来,那才是真正决定胜负的时候。
 
    白无忌的实力和能力其实并不算差,但是跟聂东流比起来就要差很多了。
 
    所以白寒天也是担心下一代白无忌接掌极北飘雪城时,能否斗得过聂东流,现在聂东流死了,正和他的意。
 
    “滚开!”
 
    聂仁龙怒喝一声,他周身气血直接燃烧,一掌落下,遮天蔽日,乾坤凌云,手摘星辰!
 
    无尽的天地元气和气血之力凝聚到其中,那股强大的力量让白寒天面色顿时一变,这厮疯了不成,竟然这么拼命?
 
    他之前可不知道聂仁龙这个伪君子竟然肯为了自己的儿子牺牲这么大,如此快速的燃烧精血,他元气大伤是肯定。
 
    聂仁龙想要拼命,白寒天却是不想。
 
    所以在聂仁龙出手的一瞬间,白寒天立刻手捏印决,无数寒冰罡气在其周身凝聚,犹如镜面冰宫,密密麻麻,掩护着他的身形向后退去。
 
    那犹如星辰坠落的一掌落下,强大的冲击力使得白寒天身前那些寒冰镜面纷纷碎裂,他整个人也是被直接轰飞了出去。
 
    不过这时候聂仁龙却没有乘胜追击,而是直奔楚休而去。
 
    聂仁龙双手掌握乾坤,一清一浊两股力量在其周身凝聚,绵延上百丈,好似两条大龙一般,向着楚休蜿蜒绞杀而下!
 
    楚休一皱眉,这聂仁龙为了聂东流这个儿子也还当真是不顾一切,他就不怕人没有救到,反而把自己陷进去?
 
    白寒天也是废物,只要他敢拼尽全力抗住聂仁龙,等到自己斩杀了聂东流之后再在身后偷袭,聂仁龙也是必死无疑,这一战甚至能够彻底覆灭聚义庄!
 
    楚休这绝对不是在吹嘘,而是他现在真有匹敌武道宗师的实力,或者说是能对武道宗师造成伤害的实力。
 
    正面交战楚休或许敌不过聂仁龙,但背后偷袭还是不成问题的。
 
    只可惜白寒天实在是不争气,浪费了这么一个好机会。
 
    眼看着那两道罡气巨龙已经快要袭来,楚休的眼中露出了一抹汹涌的杀机来。
 
    今天聂东流必须要死,谁也无法阻拦!
 
    刹那间,楚休眼中的杀机消散,心魔轮转大法和天绝地灭移魂大法被楚休施展到了极致,使得楚休的双目变得空洞深沉,好似两个深渊一般。
 
    无形的精神力在楚休的身前凝聚出了无形七弦琴,随着楚休波动琴弦,一阵奇异的声音响彻天地。
 
    以往楚休在动用镇魂幽冥曲的时候,楚休从来都没有透支所有精神力施展过,这还是第一次。
 
    原本无形无相的镇魂幽冥曲此时却是响彻在了所有人的耳中,在寻常人听来那声音只是有一些醉人,但在聂仁龙听来,那声音却是深入灵魂,使得他周身的气势消散,气息越来越低迷,就连那两条罡气大龙都已经控制不住,不断的颤抖着,眼看就要碎裂。
 
    镇魂幽冥曲镇魂夺魄,甚至可以让人在无声无息当中被抽走元神,镇压到幽冥当中。
 
    此时楚休的镇魂幽冥曲全力施展,他的面色已经发白,不过有着面具在,其他人却是无法察觉。
 
    聂仁龙的眼神略微有些涣散,气息彻底消沉,两条罡气大龙轰然碎裂!
 
    不过就在此时,聂仁龙却忽然间喷出了一口鲜血来,长啸一声,彻底将镇魂幽冥曲所打断,楚休身前那无形的七弦琴崩裂,精神力反噬,使得楚休也是闷哼了一声,嘴角一缕鲜血流淌而出。
 
    聂仁龙能够挣脱镇魂幽冥曲,并不代表他的精神力比楚休强,而是他的意志力实在是太强了,甚至强到可以光凭意志力便挣脱楚休精神秘法的程度。
 
    不过这已经无所谓了,耽搁了这短短片刻的时间,聂东流的死期也就到了!
 
    楚休的身形踏步而出,转瞬间来到聂东流的身前,强大魔气直接震碎了聂东流身前的护体罡气,一掌轰在聂东流的心脉上,将其彻底震裂!
 
    看着眼前的楚休,聂东流的嘴巴动了动,但却连一个字都没有吐出来便已经气绝。
 
    最熟悉你的往往都是你的敌人,楚休亲手将聂东流斩杀,或许在聂东流死的那一瞬间,他已经认出了楚休,当然也有可能没认出,不过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
 
    身死道消,楚休跟聂东流之间的恩怨算是彻底了结。
 
    若是没有楚休,以聂东流那并不算弱的实力还有他的心机算计,将来聚义庄在聂东流的带领下定然会比现在更加辉煌,而现在,聚义庄却已经是后继无人了。
 
    所以楚休跟聂东流之间的恩怨了结,但他跟聂仁龙之间的恩怨可还没有了结呢。
 
    此时聂仁龙看着地上聂东流的尸体,神色呆滞,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的神色。
 
    自己培养了二十多年的儿子就这么死在了这里?就在他都已经准备把聚义庄的权力渐渐转移到聂东流身上时,聂东流却死在了这里?
 
    这种结果是聂仁龙绝对无法接受!
 
    他青年踏足江湖,摸爬滚打,甚至昔日一起聚义的兄弟都被他算计的死于非命,聂仁龙为了什么?或许只为了昔日年轻被人羞辱时,他发下的那个出人头地的誓言!
 
    以现在聚义庄的威势,聂仁龙昔日的誓言已经达成了,不过他还是不满足。
 
    自己是草莽出身,但他却不想自己这一脉永远都是草莽出身。
 
    聚义庄江湖聚义,但组织聚义的那个人却必须要姓聂!
 
    但现在随着聂东流的身死,这一切都成了镜花水月,这让聂仁龙有一种心神崩塌的绝望感觉。
 
    看着楚休,聂仁龙的双目渐渐变得赤红无比,甚至他周身无色的罡气都有些微微泛黑,这是入魔的征兆,走火入魔的魔!
 
 
------------
 
第五百四十五章 疯狂的聂仁龙
 
    楚休所修的便是魔道,他自然知道走火入魔是什么情况。
 
    天知道聂仁龙对于聂东流到底有多看重,自己杀了聂东流,竟然刺激的聂仁龙走火入魔了?
 
    想当初自己在浮玉山之上杀了夏侯无江,夏侯镇也只是暴怒而已,其反应远没有聂仁龙这般激烈。
 
    或者说这就是一个儿子和有很多儿子的区别。
 
    此时聂仁龙看着楚休,虽然他连一个一缩,这一幕是他没能料到的,白寒天这个看似粗豪,没什么心眼的家伙竟然给他玩这么一手!
 
    白寒天其实想的很简单,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他不想再去跟聂仁龙死磕了。
 
    经此一役,聚义庄已经被彻底打残了,特别是没了聂东流这个继承人,很容易导致聚义庄内部人心不稳的。
 
    所以聚义庄已经废了,甚至这辈子都没有了跟他极北飘雪城叫板的资格,既然如此的话,他还费力去杀聂仁龙干什么?
 
    况且对于白寒天来说,祁连寨也同样不是什么好东西,解决完聚义庄之后,如果祁连寨再被打残,最好是他们两个两败俱伤,这可就太好不过了。
 
    所以此时聂仁龙心魔入体,已经陷入了走火入魔的狂暴状态当中,白寒天可是巴不得他跟这魔道的家伙还有祁连寨拼个两败俱伤呢,他自己才懒得去插手。
 
    而最重要的是,白寒天怕他杀了聂仁龙,会影响到他极北飘雪城的名声。
 
    虽然白寒天自己知道,聂仁龙根本就是伪君子一个,但江湖上大部分人却并不知道,他们还以为聂仁龙仍旧是那个侠义无双的聂庄主呢。
 
    所以白寒天若是杀了聂仁龙,估计江湖上骂他的人可是会不少的,虽然不至于让白寒天缺块肉,不过感觉总归不是那么好的。
 
    而此时场中,没有了极北飘雪城武者的出手,祁连寨那边的武者顿时便陷入了苦战当中。
 
    韩霸先也是因为自己的弟子被杀陷入了狂怒当中,在压着庞虎在打。
 
    虽然韩霸先没有愤怒到像聂仁龙那边直接入魔的程度,不过他刚刚收下的弟子在他眼前被杀,可想而知现在韩霸先是什么心情了。
 
    感觉到聂仁龙那杀意冲霄的目光,楚休心中暗道一声不妙,周身魔气爆发,快速的向后退去。
 
    自己的实力究竟如何,楚休心理其实还是有一些数的。
 
    在面对乔莲东那种弱一些的武道宗师时,楚休还有些底气去跟其生死搏杀,但现在面对聂仁龙这么一位身在风云榜之上的武道宗师,与之硬撼根本就是找死,特别是现在聂仁龙还处于暴怒的状态当中。
 
    看到楚休逃离,聂仁龙的身形一动,宛若龙腾一般,身形一个纵越便已经出现在了楚休的身后,手握乾坤,搅动风云!
 
    刹那间楚休周身所有的天地元气都被调动了起来,天地之力化作漩涡不断的拉扯着,将楚休向着聂仁龙的方向拉去。
 
    后方的聂仁龙双目赤红,一掌落下,漆黑色的魔气融入那罡气巨掌当中,足有百丈大小,犹如小山一般向着楚休当头砸落!
 
    避无可避,楚休周身魔气佛光大盛,魔罗金刚相一出,直接硬抗聂仁龙那一掌。
 
    不过结果却是如同方才楚休碾压聂东流一般,现在聂仁龙也在碾压他!
 
    那一掌落下,魔罗金刚相直接碎裂,楚休被轰的后退了数步,强忍着才没吐出鲜血来。
 
    入魔之后,这聂仁龙的力量简直就是成倍的再增长!
 

    相关内容

    热门排行